给前任发三遍“我爱你”,看到回复我哭了!

原标题:给前任发三遍“我爱你”,看到回复我哭了!

原标题:给前任发三遍“我爱你”,看到回复我哭了!

给前任发三遍“我爱你”,看到回复我哭了!

夜深,月光照进漆黑的房间,将夏末本就苍白的脸色映得更加惨白。

她的眼睛空洞无神,凝滞了一般望着床头柜上那张新郎新娘都没有笑容的照片。

手机里嘟嘟的声音一直响着,这一夜她不知道打了多少遍这个号码,那边不接通,她就一遍遍固执的打下去,手机不接,她就打座机,直到接通为止。

终于,他还是接了。

怕听见他冷声的质问,她语气有些急促抢先唤了他的名字。

“沈仲寒……”

可就接下来在嘴边的话,却怎么也说不出来。

如果她说,沈仲寒,我要死了,你来看看我好不好?他会相信吗?

在他眼里,她就是个十恶不赦的骗子,是个不惜一切跟姐姐抢男人的疯女人,她的话,他会信吗?

手里的诊断书捏紧又松开,她想跟他倾诉,她想抱着他哭。

可这些卑微的事情,她不是没做过,每一次都被他狠狠推开,每一次都被他认为是在装可怜。

半晌,她终于只是说:“你想跟我离婚吗?”

沈仲寒已经不耐烦,听见她这么说,一时有些语塞,但很快他就意识到,这个女人恐怕又是在耍什么把戏,毕竟她最擅长的就是耍手段。

见沈仲寒没有回应,夏末接着说:“要是想离婚的话,今晚来陪我,我给你签离婚协议书。”

离婚两个字,夏末从不敢说出口,但是她现在只有这一个办法,能让沈仲寒来她身边,让她能够寻求一点点温暖,最后的温暖。

沈仲寒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,冷冷笑了一声,她三年前为了嫁给他,连自己亲生姐姐都能害,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,费尽心思才成了他的女人,她肯离婚?

这不过又是她的手段罢了,这样狠毒的女人说的话,他绝不会信。

“夏末,你以为你骗得了我一次,还能再骗我第二次?”

锋利的语气,刀子一样割在她的心头,叫她的脸色更加惨白。

在他心里,她就是一个骗子而已,不择手段骗婚骗感情,就连她答应离婚,他都不肯相信。

夏末扯开苍白的笑容,最后说了一句,就毅然挂断了电话。

“离婚的机会只有这一次,你不来,就再也别想摆脱我,我劝你想清楚。”

她没有逼他,她只是在赌,把她只能用一次的赌注拿出来,赌沈仲寒会来。

夏末缓缓起身,把诊断书塞在了口袋里,坐到了梳妆台前,看着里面苍白的不像话的女人,如果沈仲寒来了,看见她这副样子,会不会更嫌恶她?

拿起眉笔,轻轻描了描眉,又拿起正红色的口红,涂在嘴上盖住苍白的唇色,她的模样生的很好,素颜时就已经足够让人喜欢,稍稍描画,就更显得明艳。

可即使她再好看,他爱的也不是她。

夏末换了一身薄透的睡衣,曼妙的身材若隐若现,既然是逼他来,那她总该表现出自己的主动给他看,让他知道,她今天是铁了心要留住他。

坐在沙发里,听着玄关处的门锁转动,她的唇角微微勾起,她抛出的赌注真的很诱人,沈仲寒即便万般不愿和她处在同一个空间,也还是来了。

用守护了多年的爱情,换她和男人唯一也是最后的一夜缱绻,她已经无法考虑值得不值得,她现在只想要沈仲寒,只想抱着他。

挺拔的男人走进客厅,夏末微微勾起红唇:“不是不会再信我了吗?”

沈仲寒眯起眸子,黑眸中写满厌恶:“夏末,我警告你,别挑战我的耐心。”

难道又是她的手段?看来他这三年对她还是太仁慈,她竟敢一而再的骗他!

为了平息他的愤怒,夏末拿起茶几上的文件走到他面前,上面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十分惹眼。

她弯着红唇,笑得落寞:“陪我睡一夜,我就签了它,从此你跟夏婉相亲相爱,我会滚的远远的。”

沈仲寒盯着夏末的眼睛,考量着她的话有几分可信。

夏末却不给他拒绝的机会,直接踮起脚,抱住他的脖子,笨拙的吻上了他的唇。

第一次,她如此主动,如此强势,几近疯狂撕扯他的衣服,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将他推倒在地上,不顾一切的向他索取,妄图从他身上得到哪怕一点点的温暖。

沈仲寒眼中闪过一抹惊诧,转而恢复平静,一个翻身将她压在冰凉的地上,占据了上风,嘴角是讥诮的冷意:“怎么,终于忍不住,暴露本性了?”

结婚之前,她就是个游走在各种夜店的交际花,常在夜店混迹的男人哪个不是她的常客?

为了模仿她的孪生姐姐,她甚至能压制自己水性杨花的本性,装出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。

要不是夏婉告诉他真相,恐怕他真的以为自己娶的是那个纯洁温柔的女人!

如今,他冷落了她三年,她终究还是忍不住了!

夏末伸出手臂紧紧抱着他的脖子,声音颤抖的在他耳边呼气:“沈仲寒,我说到做到,只要你肯跟我睡一夜,我马上签字!”

她现在不求他相信什么,她现在只要沈仲寒!

她胸前的柔软在沈仲寒结实的胸膛上摩挲,纤细的腿缠在他的瘦腰上,有意的撩拨。

她的身材真的很惹火,这一阵撕扯,就已经让沈仲寒浑身前所未有的火热。

男人嘴角漫上沉冷的笑意:“好,如果你不签,我也有无数种方法让你签!”

没有前戏,男人挺身而入,生生撕裂了一个女人一生只有一次的美好,殷红的血流了出来。

夏末一声闷哼,忍了一天的眼泪,终于在此刻流了下来。

男人粗喘着在她耳边讽刺:“为了和我睡,连膜都去补了,你处心积虑计划了多久?”

话音落,男人的更加用力的冲撞,将夏末的哭声撞的破碎。

她没有解释,而是抱着他的腰背,愤然一口咬在了他的肩头,咬出了血,留下了一排深深的齿痕,眼泪和着血流入她的喉咙,愈发酸涩腥甜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 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